登录

加入收藏
搜索

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办:中国烟草总公司职工进修学院   国家烟草专卖局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   地址:郑州市鑫苑路7号   邮编:450008 

豫ICP备10002843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2692号

>
>
终身学习条件下教学角色的转换

终身学习条件下教学角色的转换

2018/12/21 00:09
浏览量
【摘要】:
教学角色,教师教与学生学的责任旨归,在终身学习理念下,在作为学习化社会的必然选择的情境中,必须重新界定。如果说,此前的各级各类教育中,至少在其理论的描述中,我们的确已有大量有关学生主体性问题的研究,那么,就不能不遗憾地确认,在许多情况下,这种“主体”是形式方法范畴的、工具性或依赖性的,甚至可以认为教师与学生的本质涵义中,就已经表明了这样的确定性。无论是我们津津乐道至今依然的“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
   教学角色,教师教与学生学的责任旨归,在终身学习理念下,在作为学习化社会的必然选择的情境中,必须重新界定。如果说,此前的各级各类教育中,至少在其理论的描述中,我们的确已有大量有关学生主体性问题的研究,那么,就不能不遗憾地确认,在许多情况下,这种“主体”是形式方法范畴的、工具性或依赖性的,甚至可以认为教师与学生的本质涵义中,就已经表明了这样的确定性。无论是我们津津乐道至今依然的“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还是局限于“学问思辨行”之严峻过程的“学生”,都证明着这样的确定性。这种确定,只能限于继续教育、终身教育中的教育,而不能实质性驾驭终身学习中的学习。只是当人们把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明确描述为一种新关系的情况下,即教师要从“独奏者”的角色过渡到“伴奏者”的角色,并且从此不再把主要责任理解为传授知识而是帮助学生去发现、组织与管理知识,不再把责任功能理解为塑造而是引导的情况下,终身学习才算是有了些着落。这种新关系,显然就是发生了根本性改造的教与学的角色关系,教师向真正意义上的主导者、导师转化,学生则向真正意义上的学习主体、学习者转化。
 
  一、终身学习中的教师。在传统的教师理论中,我们对主导、导师的概念并不陌生,甚至像“教师主导学生主体”一类说法几乎尽人皆知。然而在具体的教育和教学实践中,主导者的真正意义却通常会被异化,统治与被统治、权威与顺从的近乎陈腐的判断却受到诸多功利性目标的支持,也受到传统观念的惯性维护。因此,教师是主导者、是导师,这主要还是一种应然的功能性、方法性的解释,而不是实然的存在。然而随着学习化社会的到来、学习者主体意识觉醒、终身学习日渐被认识,支持与维护的基础真正开始动摇了。可以认为,旧有的教师权威论正在坍塌,它迫使我们选择“从根本上重新评价师生关系这个传统教育大厦的基石”的新的观念与新的策略。
 
  我们不得不承认,“从终身教育的立场和当前人类知识的现状来看,把教师称为‘师长’这是个越来越滥用的名词”。因为这个名词已经约定俗成为一种权威性,而且在历史的变迁中它已经由“权能”变异为“权势”,并具有了制约与决定学习者的属性,当“教师的职责现在已经越来越少地传递知识,而越来越多地激励思考;除了他的正式职能以外,他将越来越成为一位顾问,一位交换意见的参加者,一位帮助发现矛盾论点而不是拿出现成真理的人”的情况下,“师长”意义上的教师角色就必须改造了。这种改造意味着,他必须给自己确定主导者、导师的角色意识,并且真正发挥其功能、承担其责任。凭借权势权威的教师必须改造为依靠权能。权能权威的教师于丢失了原先的诸多保护机制的同时,增加了“导”的科学性与艺术性的百倍的难度,而获得真正释放的学习者主体,则必须把学习的重心转移到自身。
 
  教师已无需时刻肩负着教给学生多少知识的重负,教的功能已不再是教会、教全、教得尽善尽美,而是引导学生自己学习、学会、学得融会贯通;教师已无需把教材作为教的目的,而是真正作为教的“材料”,他也不必把课堂驾驭得如同解决学生全部学习任务的空间,而是可以致力于唤醒主体主动性,创造出以此诱发学生寻到更开阔空间的象征;开阔而卓有实效的教,不必体现为传道授业解惑,而是体现为真正的引导与鼓励,它所驾驭的内容将“与传统的观念与实践相反,应该使它本身适应于学习者,而学习者不应屈从于预先规定的教学规则”。教师如果能在这样的角色意识上施教,教的过程也就转变成引导或指导学生学习的过程了,教的评价则转变为促进学习过程、创造学习的可持续发展的环境,这是为学习者的学习而教、为不教而教,也是终身学习得以形成的必要条件。
 
  二、终身学习中的学生。我们确认的理念是终身学习,并且认为这是终身教育的必然走向,因此学生角色意识的转变乃是教师角色意识转变的结果。“教育正在越出历史悠久的传统教育所规定的界限。它正逐渐在时间上和空间上扩展到它的真正领域整个人的各个方面”,正是这种界限的超越,使得“教学活动便让位于学习活动。虽然一个人正在不断地受教育,但他越来越不成为对象,而越来越成为主体了。”当教育的对象变成自己教育自己的主体的情况下,也就意味着依赖别人的教育转换为依赖自己的教育。旧有的教育与教学的原则让位于主体自主学习,学习者也就成了自主选择的主体。作为自主选择的主体,学生必须面对两种最基础性的改造:其一是改造虚假不实的工具性的主体性,其二是改造制度化的约束所造成的困境。就第一方面来看,迄今为止的教育尽管已经经历了呼唤主体精神、激励主体自觉的艰苦历程,但从本质上看,它又始终没能跳出规定性的局限,没能超越因循成人意志的惯例,因此,这制造了一些假象,也会呈现出一些实践中的困惑。作为走向终身学习的学习者主体,能否敏锐地判断并且克服虚假性,超越工具性,将是其实现角色转换的重要基础。就第二方面来看,教育已经经历了强迫义务教育到继续教育到终身教育的困境冲突,从而使学习者在冲突之余获得了为适应终身学习而选择的某些自由,某些主动性。而强迫,原本只是就某一对象而言的教育行为,这种行为又基本上是由上而下的、由社会需要而到个人承受的计划性和组织性行为。因此,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它往往是决策者凭借超前或先行意识进行选择的。这样,发达国家普遍经历过的“唯学历”、“唯文凭”的盲目追逐,就会不可避免地在较普遍意义上发生。而我们走向终身学习的学习者主体,因此必须真正弄懂终身学习,并且极力回避如此的盲目追逐,这是实现角色转换的又一基础。
 
  学习者最终走向终身学习,完成作为内在价值生长的因而是主动建构的角色转换。我认为,学习者主体应选择适合自身的必要性策略:其一,成长自我。终身学习必将使教师逐渐适应把学习者视为教育活动的中心的角色,教师将会以宽松的“指导者”的角色意识给予学习者以越来越多的自由,以至学习什么以何种方式学习都将成为学习者自己的选择对象。因此,学习者能否转换角色意识,把接受教育接受培训的依赖性、被动性转换为成长自我、发展自我、提升自我的主动性就是十分严峻的课题。这即是当教师真正成为“导师”的情况下,学生必须向自我成长的“学者”发展的道理。“学者”的成长,不能只关心“导师”的教,而必须更关心自我的学。其二,约束自我。如果说教师的“导”无论如何也离不开特定的社会责任,或者说,他总是在关注社会责任的基点上来释放学习者的,那么学习者就有必要在成长自我的同时,自觉地承担与社会责任乃至职业责任相一致的学习任务。学习化社会里的终身学习毫无疑问地要求学习者以百倍的责任心来寻求主体成长与社会需要间的和谐关系,在外部约束释放的条件下,主体意识中恰恰应建构起自我约束的机制,角色转换必以这种机制为重要条件。其三,升华自我。学生向学习者的角色转换是一种教学观念适应学习化社会的积极的转换,因此它不仅是把价值取向由外在转向内在,把学习主体的功能由被动转向主动,同时也意味着学习主体的需要层次由较低层次向较高层次提升,单纯功利性的需要、缘于外在价值创造的主体被尊重被热爱的需要、自我之精神意义实现的需要,必将是学习者主体的逐层升化的选择。因此,向上的自我建构、自我建构性学习必将成为一种重要策略。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